荣成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捐款遭遇冷漠拒絕父母鐵心不救燒傷兒

发布时间:2019-11-09 08:39:55 编辑:笔名

捐款遭遇冷漠拒绝 父母铁心不救烧伤儿

9岁小男孩浩浩独自在家玩火被烧伤,随后浩浩被邻居救出后送到省急救中心抢救(本报22道)看了媒体报道后,爱心市民王女士非常同情浩浩的遭遇,昨日下午前往医院准备捐款但让王女士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她的万元爱心捐款被冷漠拒绝想到娃娃的悲惨遭遇,王女士始终放不下,昨晚9时许再次来到省医院捐款这次,她竟被对方撵出了门……面对生命垂危的9岁男孩,医护人员积极抢救,但孩子的父母却关掉了输液管,连夜找到医生要求停止治疗浩浩的父母到底要干什么

·匪夷所思·

娃娃严重烧伤 市民捐款被拒绝

被父母单独留在家的9岁小男孩浩浩,不小心弄燃了父亲骑摩托车时用剩的汽油,结果小男孩全身70%深二度至三度烧伤前日,烧成重伤的浩浩被送到省急救中心抢救(本报曾报道)经媒体报道后,浩浩的伤情受到热心市民关心昨日,市民王女士专程来到省急救中心烧伤科,看望了生命垂危的浩浩

“好可怜的孩子哟”当王女士看到病床上烧得面目全非的浩浩,在医院就不禁失声痛哭起来临走时,王女士从医生那里了解到浩浩急需大笔医疗费用时,毫不犹豫地拿出从银行取出12000元“你们拿去,给娃娃治疗太可怜了,希望他早点好起来”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浩浩的家属拒绝接受王女士的捐款

·事因调查·

医院采访 竟被推出了病房

9岁的浩浩生命危在旦夕,好心人愿意捐款,孩子的家属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呢昨日下午4时过,来到省急救中心烧伤科18床,烧伤科病房只有这间大门禁闭上前敲门,里面一直不开门从省急救中心烧伤科获悉,病房内只住有浩浩一位患者“这两天他们都把门关起来,我们纠正了他们几次,但他们不听……”烧伤科的值班护士说

下午4时30分,再次来到18床的病房前,这次大门虚掩着推开病房的门后,病房内或坐或站有六七人在靠近窗户的病床上,浩浩躺在病床上,身上的皮肤全都暴露出鲜红的血斑……这时,屋内人发现了一位身穿黑红色短袖T恤的女子冲了过来,把门抓住

问:“娃娃的情况现在怎么样”该女子说:“你是吧我们不接受采访,我们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不等再次说话,该女子就将推出了病房的门,然后将门从里面反锁上

·难以置信·

家属不让输液 两次关闭输液管

而当烧伤科的医护人员听到采访被拒的遭遇后,她们也不仅苦笑起来“他们专门要求我们:病房门只有我们医护人员才能进,其他人都不能进……”烧伤科值班护士还对“语出惊人”,“这家人不仅不要你们采访,还不要我们治疗呢”烧伤科的一位值班护士透露,娃娃送到烧伤科当天晚上,她们在给娃娃换药时发现,浩浩的输液管竟被关闭“当天晚上,我们发现孩子的输液管被关了两次这样的行为简直让我们不敢相信……”

据医生介绍,从浩浩21日受伤被送往急救中心治疗后,浩浩的父母仅在当天向医院交了5000余元的治疗费用,两天治疗下来,5000元早已用完烧伤科医护人员透露,像浩浩这样的严重烫伤、全身70%深二度至三度烧伤,其治疗费用可能要数十万元

昨日调查了解到,截至昨日,虽然浩浩被送到医院已经两天了,但实际上有一半多的时间没有接受治疗“他的父母不让我们对娃娃用药,现在娃娃只是在输一点点没有药物的液体维持生命……”

·核心原因·

娃娃会留残疾 父母竟决定放弃

浩浩的父母为什么要拒绝医护人员对浩浩的治疗呢难道他们想放弃对娃娃的治疗吗针对浩浩父母的种种“异常”情况,昨日下午,采访了浩浩的主治医师——省急救中心烧伤科谭加韬主任医师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狠心的父母”说起浩浩的事,谭医师非常气愤,“浩浩被送到医院的当天下午,浩浩的父母就找到我了解娃娃的病情我对他们详细介绍了娃娃的病情浩浩的伤情非常严重,治疗费用会达到数十万元,同时,娃娃被严重烧伤,治疗后估计会留下残疾在介绍病情的整个过程中,他们一直都在询问我,娃娃今后会留下怎样的残疾……当我说情况不乐观时,他们当即就决定,放弃治疗”

·父母狠心·

深夜父母签字 娃娃不治只等死

当晚10时过,浩浩的父母找到了正在值班的谭主任,再次要求放弃对孩子的治疗谭主任表示,由于孩子在医院,医院就不能停止输液和用药治疗“我一直喊他们再考虑一下,毕竟孩子都9岁了,应该有很深的亲情了”同时,谭主任还表示,孩子的未来如果经过植皮等治疗手段,应该有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

浩浩的父母再次拒绝了谭主任的建议,他们坚定地表示要放弃对娃娃的治疗“我当时还在劝他们,娃娃的药都买了,还是给娃娃用上但他们却表示,药买了他们认账,但药就不用上了”谭主任说当晚,浩浩的父母双双在浩浩的病历簿上签字,放弃对娃娃的治疗昨日下午,谭主任痛心地对说:“娃娃现在病情很严重,如果放弃治疗,就只有等死了”

·让人心痛·

晚上再次捐款 竟被家属撵出门

“我希望尽自己的一点力来帮助浩浩”昨晚,说起下午捐款被拒的事情,王女士依然感到非常不解和难过“当时,小浩浩的家人除了感谢,竟异口同声地坚决拒绝,说要用自己的力量抢救孩子”王女士说,她了解到小浩浩家住农村,全家靠务农为生,生活并不宽裕“多一份帮助,孩子就多一份希望他们为什么要拒绝呢”王女士一直没有搞懂

虽然下午的捐款被拒绝,但一想到浩浩目前的悲惨状况,王女士就感到难过“我不会就此放弃,将继续为小浩浩捐款,尽一片爱心”昨晚8时过,王女士再次来到省急救中心烧伤科,准备将下午没有捐出去的爱心款捐出去,“用于娃娃治疗”她来到浩浩的病房外,推开虚掩的门“我刚进去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他们就把我轰了出来……”王女士又难过又气愤地说

“他们说我是,直接把我给轰出来了……”王女士说,她一直表明自己是真心来帮助浩浩,是给浩浩捐钱,但对方非常冷漠,“说直接把钱打到他们卡上就行了……”昨日晚上9时过,王女士伤心地离开省急救中心“这家人的行为太难理解了,为了捐这12000元钱,我流了两次泪……”

·律师说法·

父母可以放弃 但会受良心谴责

作为9岁浩浩的法定监护人,其父母放弃对他的治疗是否涉嫌犯罪呢为此,昨日采访了四川省合泰律师事务所杨海斌律师杨律师表示,根据法律规定,法定监护人有权处理被监护人的一切事务“也就是说,法定监护人有权根据被监护人的利益代其作出选择,其作出的任何选择都是合法的”杨律师表示,如果现在浩浩的其他亲属也不主张娃娃继续治疗的话,那么从法律上讲,没有相关的法律条文来追究浩浩的父母“只能靠道德和舆论来谴责浩浩的父母” 本报 宋林风 摄影 李祥云 来源:成都晚报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