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国产大豆危机带来新的发展契机

发布时间:2019-10-12 15:25:41 编辑:笔名

国产大豆危机带来新的发展契机

如果用辩证眼光来看一下眼下的大豆危机,会明显感觉到国产大豆似乎已经开始“因祸得福”:2000以来,国家计委激活“大豆工程”,安排1.6亿元中央预算投资,在黑龙江、吉林、黑龙江垦区建立了3个以地市级为单位的优质大豆生产基地,目前,该工程仍在深入。

今年年初,包括《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进口安全管理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表示管理办法》等3个法规的《转基因细则》正式公布,并于3月20日生效,大大有利于减少进口大豆的冲击。入春,黑龙江垦区千余名农业、农机科技人员组成的备耕服务队,分赴各农场生产一线,全面激活了国家“大豆发展计划”项目建设。靠水利设施、耕作制度提高产量、质量积极的反应远不止这些。

国家计委农经司农业处处长方言介绍,今年,国家计委拟安排1.4亿元国债资金用于东北、内蒙古大豆良种繁育体系及生产基地建设。大豆深加工项目将被列入国家计委现代农业高科技产业化示范项目,免收大豆铁路建设基金的政策即将出台。国家计委还将于有关部门协调,尽快出台大豆、豆粕、豆油出口均按13%全额退增值税的政策,促进大豆及其加工品出口。大豆之所以出现“危机”,最突出的是,目前我国大豆产量、质量以及价格,不能适应国内需求巨增的市场情况,导致国外大豆大举进入。破解这一危机,首要的是迅速提高大豆产量、质量和竞争力。上述举措显然是处于此种考虑。

方言指出,在大豆生产方面,目前存在着过分强调种子的倾向,应该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她认为,影响我国大豆单产和质量的首要因素是水,特别是花期适时浇水。近年来,我国东北、内蒙古日益突出的春旱,是导致我国大豆产量、质量不高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必须加强水利工程建设,改善水利设施条件,解决大豆主产区普遍存在且日益严重的“卡脖子旱”问题。方言介绍,去年,东北一些地方仅通过带水下种一项举措就提高大豆亩产10多公斤,黑龙江国家大型商品粮基地项目区通过改善农田水利设施,保证了适时灌溉,在大旱之年实现了大豆亩产增产20多公斤。这都是抓住了“水”这一关键。

方言说,解决我国大豆单产不高,其次需是改革传统的耕作方式,实行3年一次的轮作制度。她介绍,据对黑龙江某地调查发现,影响大豆单产的最重要因素是重迎在。实行大豆轮作,可提高单产10%~30%以上,接近了美国的大豆单产。方言表示,影响我国大豆产量、质量第三位的因素是种子。我国大豆最大的特点和优势是非转基因,这主要得益于我国一直采用常规品种,而不是杂交品种。杂交种子有必要统一品种,而且可以10多年不变。我国大豆生产完全没有必要过分强调品种统一,近年的实践也表明,用统一供应的种子和农民自有种子,产量差异不大。因为每斤种子2元钱的价格,增加了农民负担。她同时指出,大豆品种不是不存在改良问题,需要在高油、高蛋白上做文章。但种子决不能摆在提高产量、质量的第一位上。随着政府部门对大豆重视程度的提高和支持力度的加大,以及市场上大豆走俏,目前,在吉林等一些地方,大豆种植面积已开始回升。方言对大豆种植面积增长过快表示担忧。她强调,不是整个东北都适合种大豆,哈尔滨以北就不太适宜。大豆耕作制度一定要改革,也不能盲目发展太多。产销衔接、深度加工提高产业竞争力方言认为,我国大豆竞争力不高,很大程度上是在大豆之外,不在大豆本身。大豆竞争力集中体现在质量和价格上。质量不外乎含油率、蛋白量,主要体现在生产、科研领域;而价格则复杂得多,包括直接生产成本和间接成本。

据有关部门测算,我国大豆直接生产成本每亩为150元左右,和美国相差不多。黑龙江垦区每亩直接成本甚至只有110多元,但间接成本每亩却高达118元。其中,各种税负和其它作物差不多,高就高在流通等外部环节费用上。虽然和其它作物相比,大豆各种负担并不高,但我国在大豆上的投入和补贴不足,却大大拉大了和国外大豆竞争力差距。据了解,美国近些年平均每年补助大豆25亿美元,相当中国出口大豆的外汇收入,折算起来相当于每吨大豆补给农民275.2元人民币。农民种大豆没有农业税,出口大豆另有6亿美元的补贴。而我国大豆政府投入极低,有关部门作过统计,以山东为例,山东是大豆的主产区之一,该省财政对小麦育种年投入为600万元,大豆仅为10万元。因此,有关专家指出,中国大豆在国际市场地位的沉浮,与此前的政策取向关系甚大。在强调温饱问题的时期,大豆自然要让位于水稻、小麦和玉米等高产作物。因此,财政投入就是天壤之别。此外,出口退税标准不一,执行过程中随意性强,13%的出口退税标准常常只按3%执行,也影响了我国大豆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我国流通环节费用居高不下,远隔重洋进口而来的国外大豆,其到岸价(FOB)甚至还比我国国产大豆平均低10%左右。方言介绍,据调查,我国省内大豆运费一般为每吨20元左右,外省运费则高达每吨100元以上。此外,根据现行政策,东北大豆出关一定要走大连,且大多是散装,损耗惊人。大豆贸易银行还长时间占有过多的流动资金,也增加了大豆间接成本。

方言说,一位在上海浦东作大豆生意的东北人,几年来,和国外作了30多笔大豆生意,而和黑龙江只合作过一次。当有人问起他原因时,他说,和国外做生意,一个、一个E-MAIL,合同就来了,到货时间及时,如有违约,外商往往主动支付违约金。到货实际品质也会和样品完全一致。和国内企业做生意情况就大不相同了:贸易方式呆板,信用差,掺杂使假严重。回答虽然简单,反映的问题却很深刻:这都是我国大豆竞争力差的具体表现。

方言说,从整个产业角度看,我国大豆竞争力也远远落后于国外,主要表现是产业链地域衔接不够,全国600多家油厂全年加工能力仅为5000万吨左右,平均每个企业年加工能力不足1万吨,远低于美国单个工厂年生产能力700万吨的规模。同时,大豆加工企业经营管理和工艺落后,设备陈旧,也对大豆榨油业发展形成了障碍。她认为,大豆加工企业和主产区协作,并向着规模化、集体化方向发展,是大势所趋。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微信手机小程序
开通微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