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成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凌国华驾校举报交警索贿遭停业有何猫腻

发布时间:2019-12-01 18:25:23 编辑:笔名

凌国华:驾校举报交警索贿遭停业,有何猫腻?

在实名举报近7个月后,45岁的李发达没能等来纪委的调查结果,却意外收到了一张停业整顿通知书。李发达是甘肃省金昌市宇光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光驾校”)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今年5月开始,李发达先后向金昌市纪委、金昌市发改委实名举报市交警支队车管所集体索贿、未按规定收取场地费等问题。(《中国青年报》12月19日) 驾校老板李发达实名举报交警支队车管所集体索贿之后,非但没有等到当地纪律检查部门回应,反倒收到交通运输部门的停业整顿通知书。虽然被举报的车管所几位考官被内部调离岗位,但却是以“热点岗位交流”的名义进行,看上去似乎跟举报没啥关系。虽然被实名举报的交警车管所与发出停业整顿通知书的交通局,是两个不同机构,并且有关部门也以此论证不存在对驾校老板的报复。但从当地纪检部门面对实名举报的犹疑,以及交警被举报后不久驾校即遭交通部门下达停业整顿通知书等吊诡情形来看,事情恐怕并非这么简单,或许存在着一些难以尽言的猫腻。 对于举报,交警队表示进行过调查。但其所谓调查仅是“询问”,结果当然在预料之中,当事人“否认”。而随后以所谓“热点岗位交流”名义将几名被举报的当事人调离岗位,无疑也给人一种“此地无银”的观感。举报与被举报之间,显然进行着一场博弈。驾校老板并不讳言自己给车管所考官和领导的“打点”,每次“打点”的数额他都记在一个笔记本上。媒体报道,仅仅2013、2014春节前后,驾校老板送给副支队长、车管所长和五名考官就有约11万元现金。更蹊跷的是,12月一名考官家属曾给李发达打,表示要将“借”李发达的钱还给他,“把钱送给你手里,别的话不说了”。我们不禁疑惑,纪检部门的犹疑举动跟考官家属“主动退钱”之间,是否存在某种吊诡的联系? 春节刚刚“打点”过车管所的考官和领导,4月份又接到“马上就要‘五一’了,你们老板也没什么表示吗”的,于是拒绝。可拒绝的效果很快就显露出来,以前科目二通过率均在70%以上,如今两次考试(各10人)只2人、4人通过。为让学员排上考试,在送给民警“加班费”之后,原先排不上的考试很快就可以了。分到的名额不够时,需要交“加班费”购买名额;当考试场次人为减少时,也需要额外花钱“购买”。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加班费之外,每次驾考试甚至需在车里给考官准备烟、咖啡、饮料乃至麦当劳。而驾校被收取的所谓“场地费”,其收费标准跟省物价部门制定的收费标准高出许多。即便是老板举报交警索贿后,交通部门对驾校的检查也有着“鸡蛋里挑骨头”般的别有用心。“交警队和交通局是两个机构,不存在报复”的说法,显然无法令人信服。 驾校老板举报交警集体索贿,牵动众多部门和人员的心弦。举报内容是否泄露,为何有考官家属欲将“借”的钱退还驾校老板?纪检部门没有及时调查,“人手不足”的说法经得住推敲吗?举报之后,交通部门“鸡蛋里挑骨头”的检查就来了,能不让人过度联想吗?交警内部对当事人“询问”以及以“热点岗位交流”名义调离岗位,究竟是调查还是保护?负有调查的纪检部门迟迟不动,难脱嫌疑的被举报单位却主动出击,正常吗?交通部门对驾校下达停业整顿通知书,究竟是例行调查还是旁敲侧击?面对驾校对交警集体索贿的举报,相关部门的表现令人疑惑。我们应对纪检部门的“初核”抱有希望吗?驾校老板李发达正着手卖掉驾校、欲从或明或暗的规则中抽身的无奈,很能说明问题。 作者:凌国华

:姬学涛)

白羊座
动力
节能